潘生满:“一把手”撑起一座“新村” 打印 E-mail
2009-05-27 16:38

连绵群山中的太白镇新村村,鸟语花香,树绿草芳,美不胜收。宽敞平坦的水泥马路,方便卫生的自来水,干净整洁的村庄巷道……孩子们在村头顽耍嬉戏,大人们正忙着春耕备耕,男女老少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,正如春日里一朵朵艳丽的山花。说起幸福甜蜜的生活,如画卷般美丽的新农村,村民们无不感谢他们的村民小组长潘生满。

 

意外 “失手”

    今年40岁的潘生满,3岁时在跟小朋友一起玩耍时,不幸摔了一跤,就不能走路了,经医生检查诊断是小儿麻痹症。这种病很难根治,若治疗不力就要终身瘫痪在床。面对此情此景,父母怎么也不甘心,背着他四处求医问药,经过长达一年多的不懈努力,最终帮助他站了起来,勉强能够走路了,但却落下了双脚不齐的病根,走起路来一拐一瘸的。疾病的困扰,加上长期的营养不良,他长得又黑又瘦,个子矮小。

作为家中最小的一个孩子,为了以后潘生满能够找份轻松一点的工作,将来有条好的出路,父母含辛茹苦、节衣缩食地送他读书。1989年鄣公山共大毕业后,由于家庭实在很困难,潘生满无法继续升入高等学府深造,珍藏在内心的大学梦想就此破灭。

那时,家中的兄弟姐妹都已各自成家立业,他自己跟着60多岁的父母一起生活,刚走出校门,没有经过农活的磨练,肩挑背驮之类的事情根本干不了,挣不到什么钱。有一次,想弄点鱼改善生活,在扔炸药时,由于操作不当,火药在手上燃爆,瞬间永远地失去了右手掌以及手腕。

 

苦练“左手”

    本来脚就一拐一瘸的,个子瘦矮,现在又失去了一个很关键的右手,苦心学会的驾驶技术也没有用了,人生没有了出路,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潘生满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真是完蛋了,好几次他都想从医院的楼上跳下去,结束自己的生命,而父母寸步不离、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。

    出院后,痛苦迷惘、灰心失望的阴霾始终缠绕着他,潘生满躲在家里整整一个月都没有迈出家门一步。他在房间里每天翻着学校带来的那些旧书,张海迪等人物身残志坚的故事一次又一次激励着他脆弱的心灵,随着时间的推移,潘生满慢慢地走出了阴影,他决心要顽强地站起来。不仅不能成为社会的负担,而且要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他从练习用左手吃饭开始,然后天天练习写字,最后吃饭、穿衣等日常锁事也能够自理了。

    “要好好地生活下去,不仅要学会用左手熟练地做各项日常事物,还要学会用左手干重体力活。”铲砂是他“失手”后的第一份重体力活,他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,每天天一亮就起床,早早地赶到砂场,他把铁铲一头夹在腋下,用膝盖作支撑点,左手用力铲砂。一天下来,不但没干多少活儿,手也破皮了,腋窝也破皮了,膝盖也破皮了,再苦再累,他都咬牙坚持了下来。半年后,一个人一天能装10多方砂子上车,干起活来毫不逊色于正常人。德兴铜矿一位老板看到他的那种干劲和闯劲,专门请他去帮助带领一帮民工建设工程,筑水渠、修公路、挖地基、建楼房……既当管理员,又当农民工,每日强体力的工作十多个小时。有时潘生满一天要搅拌40多包水泥,相当于现在的半台搅拌机的工作量,一起工作的人都佩服得五体投地,自叹不如。在这个岗位上,他一干就是十多年。“这么超强度的工作,现在都不敢想像那时自己是怎么坚持过来的,怎么可以吃这么多的苦!”谈起自已在德兴铜矿工作的那段经历,潘生满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 在外漂泊多年以后,2003年,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,在村子里开了一盘小店,维持生计。

 

大展“身手”

 

    回家后,潘生满利用自己多年在外学到的技术和本领,积极地为村民们服务。2006年村小组换届选举,村民们一致推选他当任村民小组长。

    上任后,他积极扶持村里的企业做大做强,壮大村小组集体经济,增加村民们的收入。村小组承包给德兴老板经营的新兴砖厂,由于年产量增加了,主要原村料黄泥土跟不上生产需要,潘生满挨家挨户地做群众工作,及时地帮助砖厂征用了50多亩荒地。砖厂老板程三喜非常感动,主动增加上交村里的利润额。如今砖厂解决了村子里的20多人就业,每人年工资有万余元,而且不担误农民自家农事。2008年初,罕见的冰雪灾害压倒了村子里的许多树木,潘生满上户通知村民们不要擅自上山砍伐,自己则亲自带领村民们一起清理,然后再统一出售,仅此一项为村集体增加了上万元收入,而且有效控制了借机乱砍滥伐现象的发生。就这样,潘生满凭着一颗火热的心,一颗一心为民的心,3年来为村集体谋得收入16万多元,不仅偿还了村小组以前遗留下来的两万多元债务,还为村民们做了大量的公益事业。正如他所说:“集中的收入关键是要靠用心去抓,抓紧一点就有收入,松一点就没有。”

    六七十年代建设的汤坞小二型水库年久失修,多年来坝体一直漏水,由于需要很多维修资金,始终没有得到修复。下游的100多亩农田每到灌溉的时候,村民们三更半夜地扛锄头抢水,有的甚至因为争水动手打架。2007年他下定决心,帮助村民们解决这一难题。在政府只补助2万多元的基础上,自筹4万多元资金修理水库,一个多月时间里,自己每天到水库上监督施工,确保工程质量。2008年初又筹集3万多元资金把水库和稻田间长1500米的水渠,全部用水泥浇筑,彻底解决了这片稻田“干渴”问题。他把组里的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,带领村民们修建田间机耕道,方便进行农机耕作、运输农资和粮食;挖水井,解决村民洗衣洗菜用水难题;建垃圾池以及完善卫生保洁制度,保持村庄良好的卫生环境;利用集体资金为村民们垫交“新农合”参保金……

    虽然已经做了很多,但他并没有满足,“只要我在这个位置上一天,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为村民们多办事、办好事”,下一步,他准备筹资1万多元硬化村尾一条长200米的道路,想让乡村“枢纽”更畅通,现在砌磅的石头都已全部运到;还要修理另外一座山塘水库,解决安全隐患……

    短短的三年时间,“新村”在“一把手”潘生满的带动和努力下,日益变得和而美、富而强。很多村民都表示:“这个‘一把手’确实为我们做了不少好事,下次选举我还要投他一票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婺源残联供稿